全国统一服务热线:

400-829-8885

好管理要过“妄想”关【第九节】
来源:www.oubo.com.cn   作者:曾伟

佛家讲的受、想、行、识中,“想”为什么放在“受”的后面?因为“受”是由“想”支配的。“受”就是感受,“想”就是想法,想法支配感受。

为什么我们打坐慢慢地就不疼了?因为我们没有想法了,想法停止了。刚开始疼的时候,我们会不断地想办法:是动一动、挪一挪,还是坚持?甚至会想我干吗要吃这份苦?走还是不走?大脑就会陷入矛盾。

很多人跟我上山禅坐,坐着、坐着就会有这样的想法:我为什么要跑到这个地方跟曾伟教授禅坐呢?有一个老板就是这样,他干劲十足地跟我上山,半夜又“嗵嗵嗵”发动车子,一溜烟跑了。为什么?因为他打坐的时候突然“开悟”了:我干嘛要上山?这个时候我该在家里打牌啊!

这是古镇的一个老板,他每天晚上打牌不打到凌晨三四点不停手。到了山上,半夜在庙里住着,吃没好吃的,喝没好喝的,一个房间住六个人还不能相互说话(止语),睡觉的床又很差。他的想法就来了。这个想法来了,那个想法也来了,很多想法在他的脑袋里打架,最后他疼得无法坚持。

打坐的时候,一开始疼的是脚,后来疼的是脑,再后来整个身心都在疼,怎么动怎么疼,什么原因?想法,疼的想法绑住了你。

其实,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让自己动。要知道那个想法也是很聪明的,因为所谓的你的聪明就是那个想法的聪明,那些想法闹了半天你却一动不动,它就觉得这么闹没用,很多想法就慢慢地停了。这就是佛家里面讲的:“狂心若歇,歇即菩提。”意思是:把你那颗狂乱的心停下来,把那些混乱的想法停下来,问题就都解决了。

想法来了,你要做一个观众,千万不要参与那些想法。你参与进去,那些想法就越来越热闹。比如,你想点愉快的事情,越是想愉快的事情,就越觉得现在的痛苦深重,越想越觉得这个痛苦不该受、不能受。

有人曾经问过别人:“假如我让你不要想大象,你会想到什么?”肯定会想到大象,因为那人已经提醒你想大象了。二战时期,反战同盟邀请德兰修女参加反战活动,她却说:“反战活动我不来,和平运动我来。”为什么她要这么说?因为她认为反战活动还是执着“战”。“战”的念头就在人们的心里,这样是不可能有和平的。那些发动战争的人都曾经口口声声地反战。希特勒发动战争之前,德国和苏联刚刚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。

念头没有了,感受就消失了。有些人不相信,觉得疼是真疼,跟自己的想法没有关系。但我告诉你,这真与你的想法有关系,你真的什么都不想的时候,那个感受就没有了。如果你亲证了这一切,就会在生活和工作中放下许多纠结,减少许多矛盾和痛苦。